欢迎来到湖北省审计厅! 
审计文化
审计文苑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审计文化
  • >
  • 审计文苑
丝丝母爱,款款情深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6日

——献礼母亲节


宜昌市西陵区审计局 王华珺


除了小时候作文中写过《我的妈妈》,似乎再也没用文字表达过对母亲的感情,直到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对母亲的感恩才日渐浓烈。羞于用话语表达,以文寄心。

从老照片中,从邻居友人口中,从父亲自豪的眼神中,母亲无疑是她那个年代校花级的人物。家庭环境殷实,外公是公职人员,外婆是小学校长,书香门第,大家闺秀,优越感爆棚。父亲是顶着学霸的光环,过关斩将,打着郎才女貌的旗号才称心如意的。

母亲嫁给父亲后,还是受了一些苦的,奶奶家人口多,生活条件一般,很少做家务事的母亲开始下厨房、带小姑、赡养公婆,直到现在还在取笑父亲,当时结婚后不让你干活儿的结婚誓言一句也没兑现。母亲不娇气,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也很少发生口角。

我和母亲的缘分来的晚了点儿,母亲三十岁才生下我,在那个年代,为此受过邻居多少闲话可想而知。生我的时候,奶奶盼孙子,产房门口站在半夜,可惜未能如愿,第二年怀了男孩儿,又赶上父亲入党升职,加上光荣榜里拿着独生子女证的大照片,成了母亲一辈子的遗憾。直到我小学毕业,母亲对我的称呼一直都是儿子

母亲很顾家,中午晚上都按时回家给我做饭,我从来没像其他同学一样在路边摊买过盒饭;母亲很宽容,能正确看待我的学习,很少教训责骂;母亲很勤俭,合理安排家庭收入,开支有度,略有盈余。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宜昌,和父母相隔三千多公里,当时工作稳定,衣食无忧,又有爱情滋润,觉得自由来的正是时候,对母亲的依赖降到最低限。直到我怀孕,才觉得有妈在才安心。怀孕很顺利,不用上班,反应不大,心情舒畅,妈妈跟半仙儿似的每天观察我的肚子形状,做B超检查的时候恨不得钻进屏幕,我知道她在盼男孩儿。我还算争气,母亲抱着男娃娃乐的合不拢嘴。儿子三岁前,老公在部队,我忙于工作,孩子基本是跟着母亲的,吃喝拉撒,全方位照顾。儿子跟姥姥最亲,姥姥在他心里永远排在第一位。

远嫁他乡,远离亲友,南北差异难免会惹出磕磕碰碰。我没有母亲那么温和,脾气来了谁也拦不住。有时在婆家的不愉快无处倾诉,憋了数日,还是和母亲说了,本想着母亲替我撑腰,却每次都以劝说收场。母亲教会了我自重、教会了我忍让,更让我懂得了如何维护女人的尊严。

在我心里,我一直觉得母亲不会生病,即使偶尔头疼脑热,也很快恢复,她也戏称自己是王铁人。但这些年,母亲确实一天天老了,皱纹多了,头发白了,身体也不如以前了,虽然比起同龄的同事朋友已经算健康了,可小病小痛的频率高了起来,我渐渐的心里发慌,怕母亲说哪里不舒服。我能做的就是自己照顾儿子,尽量不牵扯母亲的精力,让她随心所欲,安享晚年。

有妈在,才是家,有妈在,才有爱,有妈在,我才是那个随时可以撒娇的小姑娘。祝福我的妈妈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相关信息推荐

主办单位:湖北审计厅 网站维护:武汉矩阵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27-87231922 E-mail:master@hbaudit.gcv.cn 鄂ICP备05004138号

copyright 2014 www.hbaudit.gov.cn powered by matr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