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湖北审计厅! 今天是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最新公告:



审计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审计文化>审计文苑

父亲的光荣榜

【时间:2017年11月13日

【来源:

【字号:

保康县审计局  王玲


小时候视为荣耀的红奖状,如今自己已经不再看重,但他们依旧骄傲的排列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因为在父亲看来,那始终是他的“光荣榜”。

——题记


早些年读书的时候,仿佛奖状是检验一年学习成果的唯一凭证,逢期末考试,感觉不拿一个印着“三好学生”或“学习标兵”之类字迹的奖状,都不好意思回家。小学六年,每半年我都会轻松地带回我的奖状,那时候在我看来,他就是我向父亲“索要”奖励的凭据,然后看着父亲将他整整齐齐的贴在墙上,我也心满意足的享受着刚到手的奖励,那时候的荣誉感,大概也就抵得上一包零食,或者是一件好看的花裙子......初中以后,似乎就很少用奖状来表彰成绩了,倒是会发一个精致的笔记本,一只看着很好看的笔......偶尔发的奖状,也更多的是奖励校园活动积极分子之类的,但只要是有,父亲都会细心的将他贴在墙上,即使这样会让整面墙显得不那么美观。

在许多文章中都会说父爱是无言的,这一点我能够真切的体会到。小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跟父亲不是太亲近,他总是在外工作,很少回家,在家的时候也鲜少跟我聊什么家常,那时我以为,父亲也许没那么爱我,直到我懂事后,嫁人后,偶尔回忆以前,才知道父爱一直都在。

似乎我每个稍显重要的节点时,父亲总不会缺席。中考时,远在广东打工的父亲专门回来,但回来后却又并没有告诉我,后来母亲告诉我,他说:“别人家的父母都一直陪在孩子身边,这都要考试了,怎么着我也要回去陪陪呀”,所以,虽然我一再强调自己不需要陪着,但他还是回来了。高考时,父亲依旧从外地赶回来,这次直接在学校外面的小宾馆里住下了,考试完之后他出乎意料的跟我聊天聊了很久,但也丝毫没有问我考试如何。第二天一大早,我甚至还没有醒来,父亲就敲响了我的门,拿着一张印着答案的报纸让我看看。原来他不是不在乎的成绩,只是不愿意给我更多的压力。再后来,我们开始谈论关于我的婚嫁问题,父亲大部分是沉默的,代表发言的总是母亲,我以为他觉得都可以,只要我愿意。后来母亲告诉我:“最近你爸爸一喝酒就总喜欢说你结婚的事啊,说这以前你在家的时候,我们要在外边工作,现在眼看着我们老了要回家呆着了,你却要出嫁了,好像你这么大了都没好好陪过你”我笑着说:“无非就是二个多小时的车程,想回来多容易的事儿呀”,却也顿时觉得有些心酸。父亲的爱从来不挂在嘴边,总是悄悄地爱着。

长大成人后,偶尔回家看到那已经有些褪色的红奖状,就吵嚷着让父亲赶紧把他们撕下来,然而只是那么说着,自己也没有想要真的把他们丢掉。那满墙的红奖状,即使自己都觉得不再珍贵,他却始终视若珍宝,视作荣耀。那是他培养我的成就,是他一生的“光荣榜”。

相关资源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