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湖北审计厅! 今天是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最新公告:



审计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审计文化>审计文苑

献血奇遇

【时间:2017年10月11日

【来源:

【字号:

嘉鱼县审计局  汤慧


唐振玉今年26岁,年纪不大却已是佳禹县有名的爱心大使,不仅无偿献血7年了,而且还是县义工协会的一员骨干,经常参加福利院送温暖、环湖捡拾垃圾等爱心公益活动。唐振玉大学毕业后,在县城工业园区的一家大型企业找了一份办公文秘工作。由于公司离家不算远,唐振玉习惯了步行上下班。这不,下午五点多钟,她又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人行道上。

突然,一只足球落在脚前,唐振玉心想肯定是哪个淘气的孩子放学不回家,在马路上踢足球,这对孩子本人,对路上的行人,过往的车辆都是一种潜在的危险,待会过来拿球时一定要好好劝劝。果不其然,马路对面有几个孩子在嬉笑打闹,其中一个约10岁左右的男孩正拽着头向这边跑过来。这样过马路实在太危险了!唐振玉正担心间,只见一辆越野型小轿车对着小男孩飞驰而来。不好,要出事!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她来不及细想,疾步奔向马路中间,一把将小男孩推开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以及“嘎”“嘎”的刺耳刹车声,小男孩摔倒在地,只是擦破了一点皮,而唐振玉却被撞出几米开外不省人事,头部、鼻孔、耳朵里鲜血直流。小车师傅见撞了人,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拦了一辆过路车,抱起躺在血泊中的唐振玉送往县人民医院去了。

在医院的的急救室里,外科主任“刘一刀”经过检查伤情,进行一些应急处理后,认为只要及时进行脑颅手术,伤者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然而,令“刘一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唐振玉的血型鉴定为P型血,这种血型比有着“熊猫血”之称的Rh阴性血还要金贵,在医学界被称为“钻石级熊猫血”。医院库存根本就没有这种P型血,打电话市血液中心求助,得到的答复是只有1500毫升,远远不够手术所需的3000毫升用量。这该如何是好?“刘一刀”犯难了,不筹够3000毫升血量是不能做手术的,可是不做手术的话,伤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所在,更何况现在生命垂危的是舍己救人的爱心大使呢,只要有一丝希望就决不放弃。“刘一刀”在与院领导紧急磋商后,决定分几个步骤同时进行:一是紧急联系伤者的直系亲属,毕竟直系亲属血型相符的概率要高很多;二是迅速派人去市血液中心领取1500毫升血浆,同时联系周边市县医院是否有库存P型血;三是迅速通过电视台、网站、微信平台等媒介发出紧急求助;四是通知血液检测中心全体工作人员紧急加班,准备迎接爱心献血者的抽血检验工作;五是做好手术前的其他相关准备工作。

晚上7点20分,“紧急求助:佳禹县人民医院现有一名舍己救人的伤者生命垂危,手术急需3000mlP型血!伤者唐振玉是该县的爱心形象大使,已参加无偿献血7年。希望广大热心的观众(网友、微友)看到这条消息迅速转发扩散,并诚请确定自己是P型血的各位热心观众(网友、微友)速与佳禹县人民医院联系献血事宜”。 一时间,各大网站、各个微信朋友圈被这条求助信息刷爆,爱心通过网络传递、涌动、汇集,掀起了一场爱心接力赛。

7点30分,郧楠省荔疆市血液中心的任志新晚上值班时看到佳禹县人民医院发出的紧急求助信息后,当即想到本市就有一位叫柳桐的小伙子是P型血,而且无偿献血多年。任志新一边将信息在本市的无偿献血微信平台上转发,一边给柳桐发微信单独告知。从小在豪门长大的柳桐今年27岁,不仅外表英俊帅气,而且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柳桐和大多数富家纨绔子弟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极富爱心,乐于助人。第一次参加无偿献血得知自己是P型血时,柳桐震惊不已。他清楚地记得父母亲都是A型血,这说明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柳桐回去询问父母后得知自己确系收养。原来当年公安机关破获一起拐卖儿童案,由于人贩子数次转手,无法确定柳桐亲生父母的详细地址,无奈之下只能将其送往孤儿院抚养,柳桐的养父母因为无儿无女,名下大笔财产无人继承,去孤儿院领养孩子一下子就相中了眉清目秀的柳桐,上户口时估摸着年龄按四岁,生日按照领养日期录入信息。

此时的柳桐正牵着女友琳琳漫步在公园的小径上,二个人卿卿我我沐浴在甜蜜的爱河里,哪里顾得上看手机微信。

一刻钟过去了,任志新没有收到柳桐的回复,于是将电话直接拨了过去:“喂,是小柳吧,我刚刚转发一条紧急求助信息给你了,你赶紧打开看看吧。”

接了任志新打来的电话,柳桐把信息一看,他明白情况紧急,耽搁不得,马上打电话订了一张飞往伍罕市的机票。

晚上8点钟,胡楠省长蜀市神农科技公司的温绍林下班后,正在回家的地铁上看微信朋友圈。看完朋友转发的紧急求助P型血信息后,已无偿献血多次的温绍林,明白自己的P型血对于伤者手术的重要性,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抢时间,于是他当即转车去了高铁站。

在医院血液检验中心,看到消息赶来献血的人排起了长队。这些献血者全都不知道自己的血型,希望碰碰运气,自己的血能够用得上,然而,已经检验完毕的100多例血液均不是P型血。

晚上8点半,唐振玉的父亲唐建国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他顾不上伤心,找到医生要求抽他的血,经检验还真是P型血。只是唐建国年龄偏大,且体质不够强壮,一次最多能抽300ml,还得继续寻找血源。“刘一刀” 询问唐建国还有其他的直系亲属没有,如果有赶紧通知他们过来。这一问勾起了唐建国的伤心往事。

唐建国原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和美家庭,在他结婚的第三个年头,妻子就生下了两儿一女龙凤三胞胎。女儿最大取名唐振玉,老二取名唐振兴,老三取名唐振威。这在当时举国上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情况下,别提有多让人羡慕了。虽然生活的压力骤增,可是依靠夫妻二人的勤扒苦做,日子倒也过得去。然而,在孩子们三岁那年初夏的一天中午,一场意外毫无征兆的降临了。夫妻俩因担心晒在禾场的麦子被即将到来的暴雨淋湿,叮嘱孩子的奶奶(双目失明)照看好三个孩子后,赶去禾场收麦子去了。谁知收完麦子回到家中,三个孩子只剩下女儿振玉,振兴和振威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去向。奶奶说:刚刚还在堂屋里玩的,也没听见什么动静呀。年仅三岁的振玉也说不大清楚,只说两个弟弟跟着一个不认识的叔叔去买糖吃了。夫妻二人意识到两个孩子肯定是被人贩子拐走了,于是发疯似的冒着瓢泼大雨四处打听寻找。

一个月过去了,报警、张贴寻人启事等等,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依然杳无音信。孩子的奶奶在自责中寻了短见,让这个不幸的家庭雪上加霜。料理完母亲的丧事,夫妻俩再也没心思打理庄稼,将女儿托付给亲戚照看后,踏上了艰辛的寻子之旅。

夫妻俩一边打短工,一边寻找爱子,三年的时间里足迹遍布周边五个省,十几个市县,无奈入不敷出,只能回家种田等积攒一点收入再出来寻找。就这样找找停停地持续了十余年,妻子终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加上思念爱子心切,于一年后抑郁而终,临终前眼睛都没有合上。

妻子走后,建国心灰意冷,放弃了寻找。他觉得这些年亏欠了振玉,决心要把她培养成人,等将来她有能力了再继续寻找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振玉很懂事,学习上特别刻苦,终于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如愿考上了一类本科。如今,唯一的女儿又突遭横祸,怎不让人肝肠寸断。

这时“刘一刀” 的手机铃声响起:“喂,刘主任,好消息!我们值班室刚刚接到郧楠省一名叫柳桐的志愿者打来的电话,说他是P型血,即将登上飞往伍罕市的飞机,为了节约时间,希望我们医院提前派车去伍罕市田合机场接他。”“刘一刀”接完电话当即就安排了一辆专车前去接柳桐。

十点钟,离车祸发生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还有1200ml的血液供给依然没有着落。医院住院大楼前的空场地上聚集了数百名热心市民,小男孩的母亲带着孩子也在其中 ,他们用点燃的蜡烛围成一个心形来为心中的女英雄祈福。

十点四十分,医院值班室再次打来电话告诉“刘一刀”,胡楠省长蜀市有一名叫 温绍林的志愿献血者也是P型血,正在赶往伍罕市的动车上。“刘一刀”考虑温绍林从长蜀市坐动车在尺毕站下车更近,为了节约时间,他一边打电话告诉温绍林在尺毕站下,一边联系车子去尺毕站接人。

被救小男孩的父亲钟师傅是开的士的,正苦于帮不上什么忙而干着急,听“刘一刀”说要车去动车站接人,于是主动请缨前往。

凌晨一点,钟师傅负责接的温绍林到达医院,温绍林带的献血证上注明的P型血倒是节约了不少化验时间。

“小温,我代表伤者和医院感谢你的爱心奉献!由于血量缺口是1200ml,而目前联系上的只有你和郧楠省的柳桐,所以这次你献出的血量要比平常多一些,约600ml左右,不知你的身体素质咋样?”“刘一刀”一边安排护士抽血一边对温绍林说道。

“我的身体壮的像头牛,别说600,一次抽800ml也没问题的。”温绍林拍着胸脯回答道。

一点二十八分,来自郧楠省荔疆市的柳桐被顺利接到了医院。

“啊!?这世上咋有这么相像的人,就是双胞胎也少有这么像的!”在场的医生护士无不被柳桐和温绍林的长相惊得目瞪口呆。

“你们两个就是我失散二十多年的的兴儿和威儿!”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消息的唐建国看到柳桐和温绍林的一刹那,面露惊奇但却十分肯定地说。

“怎么可能?您弄错了吧!”柳桐和温绍林异口同声答道。

“我的孩子无论多少年不见,都不会认错的!”虽然两个孩子三岁多就失散了,但孩子的一点一滴全部刻在心里了,唐建国的语气异常肯定。

“现在先做手术,你们之间的事待会再沟通吧。” “刘一刀”见三两句话解决不了问题,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手术为重 。

柳桐在手术室输着血,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那位大伯的话。他有一种预感,那位大伯说不定真是自己的生父呢。

手术室外,唐建国和温绍林正通过交谈一步一步接近真相。建国把振兴和振威小时候被人贩子拐卖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绍林,绍林半信半疑,他一方面觉得仅靠长相和血型相同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另一方面他实在难以接受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事实。这时,输完血的柳桐从手术室出来了,建国把对绍林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后,柳桐确信眼前这位大伯就是自己的生父。

“那我们两个谁是振兴,谁是振威?”柳桐和绍林像是彩排过似的,异口同声问道。之后二人双目对视,面露诧异。是啊,要不是双胞胎亲兄弟,能有这种默契吗。这一问把建国也给弄糊涂了,振兴振威两兄弟小时候就不好分辨,二十多年没见,建国一时间也分不出谁是振兴谁是振威了。忽然,建国想起两兄弟的耳根各长了一颗黑痣,左耳根长痣的是老二振兴,右耳根长痣的是老幺振威。柳桐和绍林仔细一看,对方耳根还真是有一颗黑痣,这下两个人深信不疑了。柳桐的黑痣在左耳根,说明是振兴;绍林的黑痣在右耳根,说明是振威。

“爸!”“兴儿!威儿!”父子三人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是啊,失散二十三年的父子因为献血而重逢,不能不让人感叹大千世界的神奇!建国告诉兄弟二人,正在接受手术的振玉是他们三胞胎的姐姐,并把振玉救人被撞的情况简单说了下。 随后,在建国和柳桐的追问下,绍林简单谈了谈谈自己的经历。

和柳桐的情况不同,绍林来医院前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在他的记忆里父母一直对他宠爱有加,倾其所有对他进行培养,没让他受一丁点的委屈过。绍林读书很争气,顺利考取了一所知名大学,毕业后被长蜀市神农科技公司聘用。凭着过硬的专业知识以及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绍林不到两年便被提拔为部门经理。然而,前年五月中旬连续几天的大暴雨,引发了山体滑坡,温绍林的父母晚上熟睡时被活埋了,想着父母对自己二十年的养育之恩,绍林痛不欲生,感觉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至于绍林被领养的前前后后,随着其养父母的突然离世,成了永远的谜团。

手术结束后,唐建国一左一右牵着振兴和振威的手,在“刘一刀”的陪同下来到住院部一楼楼前,向仍然还在这里等消息的热心市民们鞠躬致谢,并告诉大家手术很成功。现场的热心市民听“刘一刀”介绍说,唐建国失散了二十三年的两个儿子因为这次献血而神奇相认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在寂静的夜空里久久回荡。

相关资源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