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湖北审计厅! 今天是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最新公告:



审计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审计文化>审计文苑

寻访焦裕禄

【时间:2017年09月12日

【来源:

【字号:

黄石市审计局  范国强


整整20年了,我的脑海里一直珍藏着一段宝贵的记忆。那是在一九九四年的金秋十月,我和同事们专程去过一次焦裕禄工作过的河南兰考对口取经。

说起焦裕禄,今天的年轻人可能还比较陌生,但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却格外亲切。48年前,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从穆青、冯健、周原那篇著名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和齐越那催人泪下的播音里,知道并从此记住了焦裕禄。焦裕禄“心中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的崇高品德、焦裕禄敢“在困难面前逞英雄”的顽强意志、焦裕禄“坐在破椅子上”艰苦奋斗的宽广胸怀,是那样强烈地感染并深深教育了我们。焦裕禄堪称做人的一部大书,更是一部颇值得所有号称公仆们的人的从政教科书。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这部教科书并没有过时,而且也永远不会过时。

焦裕禄的墓坐落在兰考县城的北河大堤上,已和整个城关融为了一体。焦裕禄临终前曾恳求组织上将他运回兰考埋在沙丘上,他要亲眼看着兰考人民把沙丘治好。淳朴的兰考人民遵照他的嘱咐做了,却不忍心让他们敬爱的焦书记独处寂寞。他们精心为焦裕禄建造了陵园。陵园门正对县城大街,周围环以县直各单位的房屋建筑,兰考人民要和他们衷心爱戴的焦书记世世代代陪伴在一起。

我们齐集在焦裕禄墓前,一种肃穆、凝重的感觉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的眼前分明一幕一幕地展现出当年焦裕禄拼命工作的图像:焦裕禄拄着拐杖、冒着寒风和部属们一起探沙;焦裕禄深更半夜带着全体县委常委到火车站看望出外逃荒的灾民;焦裕禄访贫问苦到老大娘病榻前自称“我是你的儿子”;焦裕禄强忍着肝癌的剧痛听取下级的汇报而手中的烟掉到了地上也浑然不觉……

兰考隶属开封,开封曾是出过名臣包拯的地方。历史上的包拯和现实中的焦裕禄都是开封人民的骄傲。但包拯和焦裕禄却都并不是开封人,他们都是异地做官,都是以献身的精神和不凡的政绩在开封人民中留下了口碑。使我深感诧异的是,焦裕禄和包拯任职的时间却惊人地巧合:他们都恰恰是一年零三个月。包拯于宋嘉祐二年三月知开封府,到次年六月离任,任职刚刚一年零三个月时间。焦裕禄从调到开封地区兰考任县委副书记到继任书记,再到他身患绝症辞世,任职也正好是一年零三个月。一年零三个月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短的一瞬,在人的一生中也不算长。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却并没有在这段时间里尸位素餐,更没有去“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为自己谋取私利,而是将权力和责任感紧密结合起来,殚精竭虑地为人民做了大量好事实事。包拯知开封府时间虽短,却是他一生中最负盛名的时期,“包青天”、“包龙图”、“包待制”等几个响当当的名称一直传颂至今。焦裕禄任县委书记尽管时间不长,却是他一生中忘我精神的集中凝聚,“县委书记的榜样”的感人事迹从此在神州大地广为传扬。

焦裕禄墓左侧矗立着一座焦裕禄纪念馆,纪念馆内陈列着焦裕禄的生平事迹展览和遗物。走进大厅,但见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亲笔题词“向焦裕禄同志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17个镌字铺满了正面墙壁,壁前摆放着焦裕禄的半身塑像,塑像下摆放着中共中央委员会送的花圈,挽词上端端正正写着“深切怀念焦裕禄同志”,它代表了全党的心声。遗物中有一把已经被汗水渍得变了颜色的藤椅,很是引人注目。这是焦裕禄生前办公时坐的藤椅,焦裕禄患病后仍然不愿休息,他就是坐在这把藤椅上一手撑着疼痛的肝部听取工作汇报的。久而久之,藤椅被顶破了一个大洞,它是焦裕禄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实物证明。

从焦裕禄陵园出来,我们从县政府一位看门老人那里打听到了焦裕禄的家,焦裕禄的家就在陵园对面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里。我们买了一点补品和水果罐头,像常人走亲戚一样,一行人高高兴兴地穿过马路,僻静的小胡同因我们一行的到来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时已晌午,焦裕禄家的大门紧闭着,热心的邻居帮我们叩门,大声对着门缝喊:“徐主任,有好多人来看你来了!”徐主任就是焦裕禄的爱人,名叫徐俊雅,退休前曾担任兰考县人大副主任。片刻工夫,门内传来了脚步声,好像是在问:“是谁呀?”“是湖北来的客人!”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正是徐俊雅,穿着一身普通的制服,身材微胖,个子不高。她见我们这么多人站在门口,脸上始现惊异神色,很快就浮现出慈祥的笑容,连声招呼我们“请进”。我们鱼贯进入堂屋,堂屋空间不大,进来十多个人就挤得满满的。堂屋里摆放着一条简易长沙发和茶几。我们将老人扶到沙发上坐好,在周围站着围成一圈。徐俊雅几次不安地起座说:“大家没地方坐咋办呀?”那眼神里分明含着无比的歉意。

徐俊雅告诉我们,她已66岁,和小儿子保刚住在一起。保刚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她说到这里时情不自禁笑了:“我这是给保刚守房子呀。”焦裕禄生前一心扑在工作上,家务事很少过问,一家人的吃喝穿戴缝补浆洗几乎都是徐俊雅包了。焦裕禄病逝时,徐俊雅还只36岁,6个子女全靠她一手抚养成人。她自己也有工作要做,可想而知是多么不容易的事。二十几年前《人民日报》曾专门发过一篇报道《焦裕禄的儿女们》,焦裕禄的6个子女都很长进,尤其是三子跃进,当时正担任着一个乡的党委书记,为人处世颇有乃父之风。

谈到焦裕禄,徐俊雅的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语调也低沉了:“我没有照顾好老焦,他总说他工作忙,没有时间治病,我也没有及时催他去治病。我是知道他得了病的呀!”老人不语了,那神态里分明充满了自责。我们也都很难过,老人的话更勾起了我们对焦裕禄深切的怀念。

当徐俊雅听说我们这一行人特地到兰考来向焦裕禄学习时,老人脸上又恢复了慈祥的笑容。她一面逐个环视着我们每个人的脸,一面连声说好。她是看到我们中的有些同志那么年轻接班有人,还是看到焦裕禄未竟的事业后有来者才流露出那份欣慰?我想两者皆而有之。

一转眼20年过去了,当年寻访焦裕禄的情景常常还萦绕在脑际,令我终生不能忘怀。正如中共中央现任总书记习近平最近在参观焦裕禄纪念馆所说到的:很多东西存在的时间虽然短暂,但这短暂却铸就了永恒。焦裕禄精神就是这样。总书记把焦裕禄精神概括为“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20个字,号召全体党员干部都要将焦裕禄精神作为一面镜子见贤思齐。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党也是要有一点精神的。焦裕禄精神就是我们党的精神。焦裕禄精神的回归,既是人民的企盼,更是时代的呼唤。


相关资源列表: